艺源视网TEL:4006-029-655_西安网站建设
艺源 - 业界新闻
切瑞顿:全球最富有教授 曾10万美元投资谷歌
业界新闻 时间:2012-08-06 10:41:44 来源:互联网 点击数: 作者: 艺源
【字体:
      1998年,大卫·切瑞顿给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开了一张10万美元的支票,如今这笔投资换来的谷歌(微博)股份价值超过10亿美元。
今年1月份的某日,天气干冷,时值黄昏,大卫·切瑞顿(David Cheriton)坐在斯坦福大学一间位置上佳的办公室里,等待每周的研究例会开始。冬日的最后一丝余辉透过窗口,照亮桌上的《超级游艇生活方式》——一份光面纸印刷的杂志,切瑞顿正不算很感兴趣地随手翻阅。
“我曾经读到过这样一种说法,游艇就是水上的一个坑,你可以往里面倒很多钱。”切瑞顿说,他又翻了几页,随手把这杂志扔到了地板上,让它与一堆键盘、电缆和电源线呆在一起,“我真不知道他们为啥总给我寄这些东西。”
该游艇杂志的出版商Burgess公司知道为什么:切瑞顿很有钱。有钱到买得起200英尺长、钢质船身、外形典雅、价格高达6,000万美元的游艇愚人节号(April Fool),还可以买下新西兰亿万富豪格雷姆·哈特(Graeme Hart)那艘尤利西斯号(Ulysses)——标价4,900万美元。或者两艘一起收入囊中。
握有13亿美元净资产的切瑞顿很可能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全职学者,不过他对游艇不感兴趣。这位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偶尔去夏威夷毛伊岛度假,玩玩帆板,就这样他都觉得自己“被宠坏了”。记者问他最近一次大笔花钱是什么情况,他能想出来的最奢侈的享受就是一辆2012款本田奥德赛(“为孩子们买的”)。思考问题的时候,他指间总是转动着一支三色圆珠笔,不时按动几下。
那他有什么奢侈的爱好吗?“创办公司。”他一边说着,一边把玩着那只笔。蓝色,咔嗒,红色,咔嗒,黑色,咔嗒。
切瑞顿常用这支笔给初创公司开支票,而且最终总是挣的居多,亏的甚少。他参与创办的头两家公司后来分别卖给了思科系统公司和太阳微系统公司,售价均达数亿美元。他总共自掏腰包逾5,000万美元,投资了17家不同企业,包括虚拟化与云计算解决方案提供商VMware和最新投资的云计算设备公司Arista Networks。不过,其中最值得一提的还是他1998年给两位斯坦福大学博士生开出的10万美元支票,这两人分别名为拉里(Larry)和谢尔盖(Sergey),这笔投资换成的谷歌股票现在价值超过10亿美元。“我觉得在投资方面我非常幸运,但在花钱这个问题上我的思维方式跟乞丐没什么两样。”
现年61岁的切瑞顿生活低调,用谷歌搜索他的名字,靠前的几个结果都是颇为朴素、采用泰晤士新罗马(Times New Roman)字体的网页,而不是LinkedIn或Facebook的个人资料页——尽管这已经成了硅谷人士的标配,他甚至连Twitter都不用。我随机找了一些斯坦福学生,问他们是否了解切瑞顿,结果好几个人都在思考片刻之后问我他的姓氏拼写是不是跟喜来登(Sheraton,连锁酒店集团)一样。
切瑞顿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仍然开着赚到大钱之前买的那辆1986款大众维那根(Vanagon)汽车,还住在30年前在帕洛阿尔托买的那栋住宅里,请的还是同一位理发师——他自己。“我倒不是闲做发型肤浅,”切瑞顿说,“只是自己动手更省事。”
作为一个每天工作10-12个小时的人,切瑞顿明白时间是最重要的。他投资的谷歌使忙于备考的大学新生们得以不受-AltaVista等其他搜索引擎上泛滥的垃圾困扰。他最近资助的Arista Networks生产的数据交换机能缩短服务器之间的延迟时间,使信息传输时间降至500纳秒之内,这一速度比思科和Juniper公司最好的产品几乎快上一倍。这使华尔街交易员下单时可以比竞争对手快上好几纳秒,使医生可以实时测定病人的基因序列。该公司成立于2004年,从那时起,切瑞顿就开始全力为其开发操作系统。Arista Networks总部设在加州圣塔克拉拉,目前每天至少新增一家客户,该公司自称年营收已达到2亿美元。“想像一下吧,原来时速50英里的汽车加速十倍,”切瑞顿说,“它将使你能做到的一切发生质变。”Arista就是这辆汽车。
切瑞顿的父母都是加拿大工程师,成长于大萧条时代,育有六名子女,切瑞顿在家中排行第三。他的父亲罗斯·切瑞顿(Ross Cheriton)说,从小他们就鼓励儿子走自己的路,他记得儿子小时候就很独立、“自给自足”,不喜欢团体运动,曾经背着其他孩子在家中院子里打造自己的木头城堡。罗斯还回忆说,儿子天资聪颖,曾决定不在埃德蒙顿Eastglen高中上11年级,因为他觉得课程进度太慢。“他一向走自己的路,”他的父亲说,“我们没有引导他。”
小切瑞顿兴趣广泛,他曾经尝试攻读经典吉他与表演艺术专业——这是他大学时代最大的爱好,父母也并未因此责备他。未能如愿入读阿尔伯塔大学音乐专业之后,他只好追求另一项兴趣——数学,之后则是计算机科学。他在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完成本科阶段学习后,在滑铁卢大学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
1981年,切瑞顿为获得研究经费而加盟斯坦福大学,而该校不久之后就成了蓬勃发展中的硅谷的引擎室。正是在斯坦福大学,切瑞顿第一次见到了优秀的德国博士生安迪·贝克托尔谢依姆(Andy Bechtolsheim),后者时时刻刻都在琢磨如何完善他自己设计的一台工作站电脑,并将它并名为SUN,即斯坦福大学网络(Stanford University Network)的简称。贝克托尔谢依姆需要有人为该工作站开发软件,于是找到了他在计算机科学系认识的切瑞顿,后者当时还是助理教授,把玩了这一工作站之后提出能否在硬件上也调整一二,贝克托尔谢依姆照办了。
1982年,贝克托尔谢依姆离开学校创立了太阳微系统公司(Sun Microsystems),但切瑞顿继续从事学术研究,直到90年代中期。尽管那时他的许多学生和同事都醉心于创业,比如前斯坦福教授吉姆·克拉克(Jim Clark)创立网景之后成为亿万富豪,但切瑞顿基本上没受他们的影响。
1995年,贝克托尔谢依姆离开了太阳微系统,开始到处寻觅能弄清以太网连接背后的基本软件问题的人士,他找出了多年前的电话本,给切瑞顿打了个电话。两人共同创立了花岗岩系统(Granite Systems),存续14个月后,思科出资2.2亿美元收购了这家以太网交换机公司。2011年,两人再次尝试创业,组建了另一家称为Kealia的网络公司,后被太阳微系统斥资1.2亿美元收购。在这两次创业之间,切瑞顿和贝克托尔谢依姆作了一笔最划算的投资:两人各给谷歌创始人开了10万美元支票。
在切瑞顿的办公室里与他见面之后几周,我又得以拜访他家,坐在门廊前和他畅谈,14年前他正是在这里给谷歌创始人开出了支票。佩奇和布林都不是切瑞顿的学生,但它们听说过后者投资花岗岩系统的成功经验,主动找到他,希望他能给两人开发的PageRank算法的商业化指点迷津。当时切瑞顿手头十分宽裕——花岗岩系统被收购之后,他的10%股份变现成了逾2,000万美元,也很愿意帮忙。
“那时他们在筹集资金方面遇到了很大困难,我不认为这应该是个大问题。”切瑞顿如此回忆谷歌创业之初的景象。(雅虎和Excite公司都曾将谷歌开发的算法拒之门外,并因此错过天大的好机会。)
贝克托尔谢依姆当时也在场,片刻时间之后,他就领会了这个搜索引擎的精妙之处,也弄懂了其缔造者销售赞助链接获利的计划。“我记得当时自己这么想,‘如果他们每天能吸引到100万次点击,每次点击5美分,那就是5万美元了——至少他们不会破产吧!’”他回忆说。
尽管贝克托尔谢依姆将他自己和切瑞顿描述为“偶然投资者”,其他人则不认为他们的成功纯属运气使然。“这完全不是偶然的,”身影无处不在的硅谷天使投资人罗恩·康韦(Ron Conway)表示,“这归功于他们在自己身边塑造的良好氛围,他们自己就是非常聪明而机敏的工程师,因此能吸引到其他工程师与它们分享构想。”
回到切瑞顿的办公室。只见这里挂着33个来自世界各地的面具,很有震撼力。身处此地,感觉就像是站在斯坦福大学闻名遐迩的计算机科学系的引力中心,多年来,来这里寻求智慧——如果可能的话,还有投资——的学生数不胜数。曾在他手下读过博士的梁松(Sam Liang)就是其中之一,梁松曾在谷歌就职,2010年离职后与他的前教授共享了一个创业点子——用移动平台实时追踪用户的所在和习惯。此后切瑞顿赞助了他不止10万美元,用于创办Alohar Mobile公司。
“他的标准非常高,”梁松说,与切瑞顿之间的研究会议往往是他一周中最难熬的时光,“他会对你说,‘你得从大处着眼,你得影响全世界。’”切瑞顿桌上的论文和书籍堆积如山,下面压着一块匾,上书:“大卫·切瑞顿博士,只谈要事的首席监督官。”
希德哈思·巴卓(Siddharth Batra)曾在斯坦福大学攻读硕士,2009年其公司曾获得切瑞顿资助,他对前导师对细节的重视深表赞赏。他说:“科技人才或许会觉得与大卫分享点子更轻松一些,你和风险投资者谈的话,他们很可能茫然若失、不知所云,不明白你所做的一切有什么前景,而大卫的理解能力就强多了。”
切瑞顿说,他不愿追随市场一时的热点——社交网络在他眼中就是其中之一——而是聚焦于能显著改善人们生活质量的科技突破,比如谷歌能帮助大三学生在凌晨3点之前完成研究论文。他还说,他“相信如果你能为世界提供真实的价值,并以一种合理的方式做到这一点,那市场会给你回报。”
切瑞顿和贝克托尔谢依姆总共为Arista投入了1亿美元,占该公司总筹资额的95%。Arista首席执行官杰仕瑞·乌拉尔(Jayshree Ullal)并未披露公司的财务数据,但指出经过7年运营之后,该公司终于“能盈利”了。能有财力雄厚的创始人支持,实是Arista的幸事,网络设备领域埋葬了许多类似的创业公司。“许多交换机公司从来未能赚回投入的资本。”Dell’Oro集团资深网络设备分析师阿兰·维克尔(Alan Weckel)表示。他举了Woven和Force10 Networks这两家公司为例,前者未能筹到第二轮资金,以至于中途夭折;后者则不能适时将产品推向市场,去年10月被戴尔(微博)收购。
切瑞顿说:“如果你做的事情有新意和创造性的话,有时达成目标所需的时间会更长。”Arista去年将员工数翻了一番,而且关于该公司将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的传言不断发酵。维克尔预测,2016年前Arista参与竞争的高速交换机产业规模将扩大10倍,达到24亿美元。
尽管聪颖异常,切瑞顿肯定无法预见到自己的人生会这么发展,他一直致力于确保生活方式基本不变。“人生中的有些事情无法规划,比如净资产,”他说,“有些投资得以成功,有的则不然。”
至少大卫·切瑞顿的投资大多成功了。
*版权所有,引用时请在显要位置注明转自 西安网站建设/西安APP开发,网络营销服务领跑者---艺源视网。免费咨询热线:4006-029-655。
艺源网站建设公司官方微信
艺源您提供专业的西安网站建设APP开发网站开发微信开发网站设计等互联网应用解决方案。
Copyright 2008 yysweb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0011546号
版权所有©西安艺源视网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地址:西安市高新区沣惠南路39号糖果soho
邮箱:sales@yysweb.com
艺源西安网站建设tel:4006029655
在线客服
营销网站
维护营销
微信平台
企业愿景
微信
新浪微博 dd